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杏耀动态 >
朱熹的思想与佛教
发文:网络采集   发布时间:2019-05-04 12:54   访问量:

朱熹的思想与佛教

朱熹是孔子以来的儒家大师。他继承了孔子和孟子的思想,并以此作为吸收佛教和道教的源头,特别是佛教的理论模式。在佛教的使用框架内。儒家道德价值体系得以实施。本文在前人的基础上,对佛教佛教理论的起源和朱熹生平的主要经验进行了简单的讨论。本体论,心理理论和思想培养方法分四个层次进行。在此基础上,我在三个层次的思想上分别提出了朱熹思想与佛教的区别。在文章的最后,我提出了自己关于这种关系的想法。

I.朱熹的佛教业力

朱熹的思想与他的个人生活经历无关。朱熹出生于南宋建炎四年(1130年)。他出生于福建龙溪的一个儒家。他的父亲朱松从小就是儒家学者,深受儒家思想的影响。后来他在福建和浙江正式受雇。然而,朱松也很尴尬。好的佛经,曾经与精武和大智禅师有着密切的关系,他们在家里熟悉禅宗。与此同时,朱熹的家人也有更忠实的佛,包括朱熹的母亲,祖父和阿姨。因此,朱熹在儒家和佛教两种文化相互融合的家庭氛围中长大,并在其未来思想的形成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早年,朱熹也接受过儒家正统教育。因为他的父亲看着这位官员,他将从五岁开始给朱熹一个私人事务。然而,当朱熹十四岁,即绍兴十三年(1143年)朱嵩病在福建建业去世。在他去世前,朱松将他的家事委托给他的朋友刘子瑜,他的儿子的研究交给了刘子翠,刘羲之和胡贤。这四个朋友都是武夷的着名儒家学者,但他们都喜欢佛教。他们可以说是儒家和佛教的着名学者。这些名人善于与僧侣打交道,经常带着朱熹的同龄人。这使朱熹对佛教着迷,他开始对佛教产生浓厚的兴趣。与此同时,他也做了很多僧侣。可以说,在朱熹访问李煜的南平之前,朱熹正在沉入佛教研究之中。根据他自己报道的“一年的第15和第6年,他也总是注意到这一点(指禅)”《朱子语类》第104卷。当然,对朱熹最有影响力的是大师宗大师和他的弟子,擅长道德。道前是一个武富里人,在仙岛山修复,与杏耀娱乐平台武富里山分开。朱熹年轻的时候,他和刘子翠见过道前。《朱子语类》有一片云。僧僧,僧僧僧僧僧僧僧僧僧僧僧僧僧僧僧僧僧僧僧僧僧僧僧僧僧僧僧僧僧僧僧僧僧僧僧僧当文字不像现在那么好时,人们说审判官已经移动了一定的动作,他必须提高它。“(《朱子语类》Vol.104)其中一个这些“一僧”指的是陶谦,有一本传记。当朱熹参加考试时,他只放了一本书《大慧宗杲语录》。在他与徐生的信中,他提到“丈夫做了没有寻求文本的含义,也没有关于玩游戏的意见。看到头部。世俗的书有所谓的《大慧语录》,这是非常详细的。如果你试着看一下,那么就会看到它的起源。“(《朱子文集》第60卷)可以看出朱熹沉浸在佛教研究中。大慧宗和他的弟子道谦练习了禅法。作为“看见禅”,也就是说,在禅宗公案中调查禅师的答案,即“看见头”。看见禅是华晖与禅宗的融合。

理论上,以华严宗理论为基础的大会宗国认为,所有众生都有真实情感,他们理解华严的真谛。他们必须练习并消除障碍,以显示“自我清洁和清晰的身体”。来源的目的。在实践方法上,他的特点是“看头”,运用“常惺惺”的动态作品,使心灵灵活生动,并对待其他主流禅法的微弱和僵硬的罪恶。时间。朱熹后来的学说,如学习和未言说的话语,主心的主要忠诚,以及第一次修炼的修炼方法,都很难在不受大回宗影响的情况下排除。朱熹进入佛教的转折应该在看到他的老师李伟之后。李薇第一次见到南平的李薇时,指出了儒家与佛教的区别。他评估了朱熹在空地上的研究。朱熹反复辩论,但李伟没有给出更多答案。 “只教圣人的话”(《朱子语类》第104卷)所以朱熹将“将禅归右,中途,禅也是自由的,并阅读圣书。阅读和阅读,后一天那天,我觉得圣徒的话逐渐变得有趣了。(《朱子语类》第104卷)因此,当朱熹重访李伟时,他谈到了这一点,然后他崇拜李伟担任老师。后来,朱熹的这首题为“西林寺”的诗证明,“古老的寺庙充满了情感,小轩依然是老一瞥。过去总是令人讨厌,天空充满了心灵。”这首诗是朱熹访问西林寺的标题。他访问了李伟。“这个地方总有一种可恶的感觉。”这表明朱熹已经开始从儒学转向儒学,完成了把生命价值放在儒家思想中的选择。

二,朱熹理学与佛教的异同

朱熹的思想与佛教

朱熹对佛教的态度有两面性。它反对和拒绝佛教,吸收和消解佛教。这一点首先体现在朱熹理学的根源上,即在本体论层面上。

朱熹发展了前人的思想,提出了道德本体论,以太是非常理性的,阴阳是气,构建了理性理论的本体论结构。朱熹复制《太极图解》来表达他的意思“这个(太极)所谓的无极和太极也,所以移到阳,安静和阴体。然而,没有阴阳,就是阴和阳,指它的身体,它不与阴阳混合。“这就是说理由是身体,它是基于阴阳的存在。”气体的运动是外在的过程和表现它与气体中的气体不可分割,但它不是一个不与气相混合的物体。这就是朱熹建立宇宙学和本体论基础的地方。在理性与气的关系方面。 ,身体和使用,朱熹认为,“所谓的理性和气,这是第二件事,但就事物而言,这两件事情是不可分割的,各自在一个地方。一切都是件事。如果你理性地看待它,没有东西,但有一些东西,但它是有道理的。这不是什么。“(《朱文公文集》第46卷)与气的关系是”没有杂“的问题,它也是”不可分割的“,即”不离开“。理性和气之间没有优先权。在时间和空间上,“理性”在本体论的逻辑关系中享有“气”的存在。因此,朱熹有一片云。“在天与地之间,有理性和愤怒。理由也是形而上学的方式,生物学也是一样的;气体也是人,形而上学的设备也是生物,生物也是天生的。必须要做,然后才有性;它必须得到锻炼,然后是有形的。“(《朱文公文集》第58杏耀平台注册卷)此外,本体论和现象之间关系的另一个重要概念是”区别“,它指的是宇宙的身体只是一个理性问题。与此同时,每一件事都包含着与“一个理论”一样的原则,这就是“理性的”,所有事物都被不同的气体所不同对待,即“歧视”。这反映了“一”和“多”的照片,一般与个人和谐相处。朱熹基于“理性”的思维模式与佛教的理论框架非常相似。就华延宗而言,该教派的起源是“一个真正的法律圈”和“四个法律圈”。

所谓的“一个真正的法律圈”意味着世界和世界上的一切都是这个“一个真正的法律圈”的产物。 “法律世界”是所有客观事物的本质。所有客观事物都来自“法律世界”。 “法国圈”在中国是一个“真正的法律世界”,通常被称为“真正的法律”和“由于自给自足”。可以说朱熹的“理性”在某种程度上与这些概念同义。就这种关系而言,华严宗在“四足世界”中对此进行了解读。这个“四足世界”的意思是“法律世界”,“法律世界”,“法律的统治者”,“法律世界没有障碍”。特别是后两个概念认为,任何事物,任何现象都是“一个真正的法律圈”的产物,是身体的外观。事情不能离开身体而独自生活。与此同时,一切都包含了整体的感性,一切都包括整体。这就是所谓的“导演不受阻碍”,“一切都不受阻碍”,其中包括“一”和“多”的摄影关系,也就是与朱熹的气体关系。朱熹本人引用华严宗人永嘉《证道歌》的话来表达“理性”与“气”之间的关系,即“1月份所有水都被释放,1月份所有水卫都被拍下来”。 (《大正藏-卷四十八》)虽然朱熹之的理学与佛教有许多相似之处,但受前人长度的限制,这只是一个简单的例子。当朱熹秘密学习佛教的理论框架时,表面上,朱熹与佛教家庭划清界线。朱熹把自己当作正统的儒家身份,继承了道教,批判和拒绝了佛教,并对“吴儒真实,石狮全是空的”作出了次要判断,试图扭转不利局面。前人攻打佛教的理论根源。为了从本体论的基础层面上否定佛教,朱熹认为,虽然儒家讲“理性”,但佛教也谈“理性”,但“每当儒学都是真的,石狮都是空的”,朱熹反复说“老” “还有一些,比如所谓的没有看到真相的愿望,有一种愿望,看看什么也是如此。如果世界的释放是幻想的世界,四个主要的假,它是没有的。但是,这种观点是有偏见的。虽然佛教使用的是更“空”的语言,但儒家和佛教的“理性”不能用“有无”来区分,但其内在的差异是不同的。儒家和佛教使用相同的本体论。架构,承载不同的价值体系。佛教所谓的“空洞”一般不是指什么,而是指“假名”或“不是真”。金代《不真空论》的着作,顾名思义,所谓空洞,是“不真实”,而“不属实”也是假的,所以据说“它也是化名”。 “此外,佛陀说,“没有自我”是从诚意的角度出发,打破众生,抱着假,我真的抱着它,而不是“空虚”到“真我”。就像《中论观法品》云“我别无选择,我别无选择,它有我吗?如果我决定是否拥有它,那么它就会被打破。”,“不,我”不是最终真理,而且它的意思只是对真实含义的肯定。佛陀对我是忠诚的。“《大般若经》说”只有接受它,继续看见我,我看,命名为佛。“”所有的法律都没有我,这个涅磐有我。“佛教教义认识到生命既苦又而苦难的根源在于人们“痴迷”和“假我”,他们必须完全“空洞”到“假我”才能摆脱苦海,实现“佛陀真实自我”,即,“涅ana的幸福世界。从实践的角度来看,“空虚”到“假我”是为了消除世界的世俗欲望。但佛教不仅强调实践,还以哲学为基础。

在佛教哲学的逻辑体系中,为了证明“假我”的消除,所有能够使用这些词语的人,包括“空”本身和“哀悼”,都必须是“空洞的”。这种“空洞”的观点是相当彻底的,但彻底的“空洞”恰恰是为了实现一个完整的真理(佛陀真实,涅ana)。 “佛陀对我来说是真实的”,“涅”“是一种佛教原则。它是崇高的,无限的,绝对真实的。可以获得非人类意识和言语。只有永生才能被实践。如果你“空”到“哀悼”,你将能够认识到真相。可以看出佛教远非儒学,但它不是“解放”。佛教传入中国后,在本土化过程中,其重大变化是实践方式的中国化,信仰目标没有根本改变。朱熹有时承认佛教并非没有“理性”。他说“西施在天力大学已经看到了一些观点,但他们都认为他们是被生命送来的。因此,他们可以在他们未出生时看到他们的父母。见到你,他们不被公认为公众公众的底层。他们必须在死后被视为自己的,他们应该与父母一起出生。“ (《朱熹语类》vol.126)佛陀照顾内心,知道“天国的伟大”这只是对自己的一种解脱,即朱熹所谓的“思考自己”;儒家治理世界,承认“天是无私的”对公众,同样“圣徒没有无私,所以世界是高尚的”。 (《河南程氏粹言》第3卷)在儒学与佛教之间,天与佛的外表没有区别。

上一篇:杏耀娱乐:沿海沙质海岸木麻黄的造林技术
下一篇:小麦双播白菜栽培技术探讨

杏耀娱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5月12日,注册资本为8968万元, 公司旗下拥有三家子公司:杏耀官方实业有限公司、杏耀娱乐平台注册有限公司、杏耀娱乐下载安装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杏耀娱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283042713号-21